加勒比公園

文明的強權

和其他被指名為落後、墮落、未開化和呆智的民族一樣,東方人被放在由生物決定論和道德—政治訓誡構成的autocad架構裡觀看。東方因此聯繫於西方社會裡頂多是被視為可悲的異類(行為偏差者、瘋人、女人、窮人)。東方人很少真正被看到或注視.,他們被看穿,當成要解決或限定,或者^就像殖民強權公開覬覦其領土 一樣要被接管的問題,而非公民,甚至不是人。重點在於,將某個事物指名為東方的,就牽涉了已經宣稱的價値評斷,以及就像住在腐敗的奧圖曼帝國裡的民族的情形,涉及了暗中的行動方案。由於東方人是臣屬民族的一員,他就必須臣服:就是如此簡單。這種判斷與行動的古典論點,可以在葛斯塔福,勒朋的《民族演化的統治心理學》裡找到但是潜隱的東方主義還有其他用途。如果這群觀念讓某人得以區隔東方人與先進文明的強權,而且「古典」的東方證成了東方學專家和他對於現代東方人的置之不理,那麼潜隱的東方主義還鼓勵了 一種獨特(姑且不論,還是歧視)的男性世界概念。我在討論雷南的時候,已經提過這個論點。東方男性被隔離了他所生活的整個社區,而許多東方學專家和藍尼一樣,以類似於蔑視與恐懼的眼光來看待之。再者,東方主義本身全然是個男性領域:和現代許多專業行會一樣,以性別歧視的眼罩來看待自身及其主題。這在旅行家和小說家的著作裡格外明顯:女人通常是男性權力幻想的產物。她們展現了無限的肉感,或多或少是愚蠢的,而更重要的是她們是心甘情願地投懷送抱。福樓拜的庫加翰寧是這種描繪海外婚紗的典型,在色情小說裡更是常見例如皮耶盧的《愛芙黛蒂》,其新奇之處乃是依其利益來援用東方。再者,關於世界的男性概念,就其對於執業的東方學專家的影響而論,傾向於是靜止、不動,永恆的固著。東方與東方人,被視作沒有發展、轉變與人類運行依這個字最深刻的意義的可能性。作為一種已知且最終是不動或非生產性的品質,它們被等同於一種壞的永恆性,因此,當東方受到讚許時,是諸如「東方的智慧」這樣的句子。
從一種隱約的社會評價轉變為堂皇的文化評價,這靜態的男性東方主義在十九世紀晚期有各式各樣的面貌,尤其是討論到伊斯蘭時。像李波德,凡,蘭克和雅克布伯克哈特等文化通史家也攻擊伊斯蘭,好像他們處理的不是神人同形的抽象,而是可以深入論定其越南新娘介紹文化:蘭克在他的《世界史》裡提到了伊斯蘭被日耳曼曼民族所擊敗,而在伯克哈特的〈歷史散記〉,未出版筆記裡,他認為伊斯蘭是可憐、空洞、瑣碎的。奧斯渥德,史賓格勒則以更高的敏銳與熱情呈現了這種知識操作,他關於一種古波斯僧侶人格以東方伊斯蘭人為典型)的觀念,充斥於《西方的沒落》及其主張的文化「形態學」中。

August 6th, 201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這些各有不同的東方觀念,所依恃的是當代西方文化裡,東方作為一種被真正感受到與經驗到的力量幾乎完全付諸闕如。由於某些明顯的會議桌理由,東方不是位居外界,就是身為被西方收編的較衰弱伙伴。若西方學者確實察覺了當代東方人或思想與文化的東方運動,往往被視作沈寂暗影,亟待東方主義者去賦予生機,將之實現,要不就是一種文化及智識上的庶民隱祕,可提供東方主義者從事更宏觀的詮釋活動,以便凸顯他身為優越的裁斷者、飽學之士 、強勢的文化意志。我的意思是,在討論東方時,東方完全缺席,反之,我們察覺到出現的是東方主義者與他的言說:然而,我們不能忘記東方主義者的現身,是因為東方的有效缺席才成為可能。這個我們必須稱之為替代與移位的事實,清楚地在東方主義者身上施加某種壓力,在他的著作裡化約東方,即使他費了許多時間來闡明與展現東方。否則我們又如何解釋,像朱留司,魏豪森和席多,諾代克這類人的重要學術生產類型,或是那些幾乎完全污衊了其研究主題的空洞、浮泛的陳述?因此,諾代克在一八八七年可以聲言,他身為東方學專家的全部著作,乃是確認他對於東方民族的「輕視」。而且和卡爾.貝克一樣,諾代克是個希臘文化愛好者,他展現對於東方的強烈厭惡,來表達他對於希臘的喜愛,而東方卻是他身為制服訂做學者的研究對象。
有一項非常具有價値與灼見的關於東方主義的研究^雅克斯,華登堡《西方鏡中的伊斯蘭教》。檢視了五位製造伊斯蘭形象的重要專家。華登堡關於十九世紀晚期與一 一十世紀早期東方主義的鏡象隱喩,十分巧妙。在他的每一位卓越的東方學專家的著作裡,關於東方的視界都有偏見甚至五位之中就有四位具有敵意^好似每個人都認為伊斯蘭反映出他選了弱的東西。每位學者都學富五車,而其貢獻的風格也各有特色。這五位東方學專家是一八八〇年代至兩次大戰期間的傳統裡,最優秀的代表。然而,依格涅茲,郭德依合雖欣賞伊斯蘭對於其他宗教的容忍,欣賞之餘,他卻討厭穆罕默德的神人同形論和伊斯蘭過於外顯的
神學和法學.,麥當勞對伊斯蘭的虔信與正統教義感興趣,但由於他認為伊斯蘭有異端基督教的精神而興趣大減;卡爾,貝克對於伊斯蘭文明的理解,使得他認為伊斯蘭是個可憐未發展的文明,史諾克.黑格若傑對於伊斯蘭神祕主義(他視之為伊斯蘭的核心)的精細研究,使他對伊斯蘭教縛手綁腳的限制嚴加批評,而路易斯,馬西格農對於穆斯林神學、神祕熱情和如詩藝術的少見認同,卻使得他很奇怪地無法原諒他所認定的伊斯蘭對於輪迴轉觀念的頑抗。他們在方法上的顯見差異,相較於他們對於伊斯蘭的東方學式共識便顯得無足輕重了:伊斯蘭潜在地便處於劣勢。
華登堡的北海道研究還有一項優點,就是揭示了這五位學者共享了真正具有國際統一性的知識與方法論傳統。即使早至一八七三年的第一屆東方學者大會,這個領域的學者已經熟悉彼此的著作,並且非常直接地察知彼此的存在。

August 6th, 201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華登堡未能足夠強調的是,十九世紀晚期大部份的東方學專家,彼此間也有政治上的聯繋。黑格若傑直接因其關於伊斯蘭的研究,成為荷蘭政府掌控其伊斯蘭教印尼殖民地的屏風隔間顧問,從北非到巴基斯坦的殖民官員,經常徵詢身為伊斯蘭事務專家的麥當勞和馬西格農.,而且如華登堡在某處所言(有點過於簡略),這五位學者都塑造了 一致的伊斯蘭觀點,對於整個西方的政府圈子有廣泛影響。我們必須在華登堡的觀察上附加一點:這些學者當時正在完成始自十六和十七世紀以來的趨勢,將之帶至最為具體精緻的頂峰,那就是不僅視東方為一個模糊的文學問題,而是視之為依據梅森歐索的說法「一種適切地吸收了不同價値的堅實論說,據以透察習俗及思維,甚至揭開歷史的祕密」。
我早先提到對東方的吸納與同化,像但丁和海伯洛這樣不同的作者,都在做這種事。這些作為和十九世紀末已經難以抵擋的歐洲文化、政治與物質事業之間,很顯然有所差異。十九世紀的殖民「奪取非洲」,當然不僅侷限於非洲。對於東方的穿透也絕非是在多年對於亞洲的學術研究之後,完全突然的、戲劇性的回想。我們必須體認到這是一個長久而緩慢的佔有過程,在其中歐洲或是歐洲對於東方的察覺,從文本與沈思性的,轉變為行政、經濟性,甚至是軍事性的。這根本的改變是空間與地理方面的,或者,就東方而論,這是地理與空間理解之性質的改變。幾世紀以來,將歐洲以東的地理空間指稱為「東方的」,這有部份是政治性的,部份是團體制服教條性的,還有部份是想像的;它意涵了關於東方的真實經驗與東方的知識之間,沒有必然的關連。而且,除了他們受到一個學問的〈而非存在的)傳統所支持以外,但丁和海伯洛對他們關於東方的觀念,也確實沒有提出什麼斷言。但是當藍尼、雷南、波頓,以及數百位十九世紀歐洲旅行者和學者討論東方時,我們立即注意到一種遠更為縝密,甚至是獨佔性的對於東方及東方事物的態度。在東方學專家所重構的經典及經常是距今久遠的形式裡.,在當代東方人生活其中,被研究與想像的真實形式裡,東方的地理空間被穿透、細究和掌握。經過西方這種無上權威把弄數十年後,其累積的效果是將東方從異邦轉變為殖民空間。十九世紀晚期重要的不是西方是否穿透與佔有了東方,而是英國人和法國人如何感受到他們已經這麼做了 。
書寫東方的英國作家,或英國的殖民官員,處理的是一個英國權勢在此領地上無庸置疑地逐日增加,即使原住民在面對這種情況時,其實是被法國和法國思考方式所吸引。然而,就東方的真實空間而論,英國確實在那裡,法國則不然,除非是被當成誘惑東方鄕愚的輕浮蕩婦。最能夠表現空間態度這種性質差異的指標,就是克羅莫爵士對這個主題的意見,而這真正是發自内心,法國文明格外吸引亞洲人和地中海東部人的理由十分淺顯。事實上,它比英國和德國文明還要吸引人,而且比較容易模仿。相較於不善表達、害羞的英國人,以及其社會排他性舆孤立習性,巴里島人的活潑與寰宇主義,不知道害羞是什麼意思,十分鐘就能夠和任何偶遇的人熟識。教育不足的東方人未能認識到,前者無論如何具有真誠的美德,而後者經常只是演出。他冷淡地看待英國人,奔向法國人的懷抱。

August 6th, 201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此後,性的影射多少辦公桌發展得自然。法國人總是微笑、機靈、優雅和時髦.,英國人則沈鬱而勤勉、精簡、準確。克羅莫的說法奠基於英國人的殷實可靠和法國人的誘惑的對比,而這在埃及的現實裡,當然一點也不存在。
(克羅莫繼續説道)我們毫不意外,以埃及人知性上的輕浮,無法看到在法國人
推理的底層,經常有些謬鍈,或者他偏好法國人膚淺的機敏,而不顧英國人或德國人有耐心但不吸引人的勤勉。讓我們再看看,法國人行政系統理論上的完美、精巧的細節,以及顯然要迎合任何可能出現的偶然狀沉的條文。相較於此,英國人講求實際的系統,立下少數重點的規定,而將大部份細節留給個人判斷。教育不足的埃及人自然會偏好法國人的系統,因為它在外表上看來比較完美而且容易運用。再者,他也未能認識到,英國人意圖設計一套適於他必須處理的事實的系統,而對於應用法國行政程序的主要反對意見,乃巧它經常迫使事實去順應既定的系統。
既然英國確實在埃及現身,而且這種現身根據克羅莫的說法在那兒並非要訓練埃及人的心智,而是要「形成其性格」,因此法國人曇花一現的誘惑,只是漂亮少女的吸引力,帶著「有些矯揉造作的魅力」,而英國的則屬於「一位端莊年長的女士,也許有比較高的道德價値,但是團體服外表比較不討人喜歡。」在克羅莫的穩重英國奶媽和法國妖嬈女子之間的對比底下,是英國在東方地位的壓倒性優勢。由於英國的佔領,「他(英國人)必須處理的事實」,比起善變的法國人能夠指出的還要複雜而有趣。在克羅莫的《現代埃及》出版後兩年,他在《古代和現代的帝國主義》,裡提出了哲學性的闡述。和羅馬帝國主義的同化主義、剝削與壓迫的政策相較之下,對克羅莫而言,他似乎比較能夠接受英國帝國主義,即使它較為薄弱。然而,在某些點上,英國人非常清楚,即使「以一種相當模糊、懶散,但典型的盎格魯—撒克遜風格」,他們的帝國在「兩種基礎泛的軍事佔領或(對臣屬種族的)國族原則」之間躊躇難決。但這種不確定是學院上的,因為實際上克羅莫和英國都反對「國族原則」。因此,有些事情要注意。其中一點是帝國不能被放棄。另一點是當地人不宜與英國人通婚。第三點我認為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羅莫認為英國在東方殖民地的帝國現身,對於東方的心靈與社會產生了持久(若不說是驚天動地的話)的影響。他關於這種影響的隱喩,幾乎是神學性的,在克羅莫的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西方對於廣袤東方的穿透。
他說,「帶有強烈的科學思想的西方氣息曾經掃過的國度,留下了永恆的痕跡,再也不像以前一樣。」即使提到了這麼多,克羅莫卻遠非一位原創性的思想家。他的見聞及表達方式,在他的「帝國建制」與知識社群同儕裡,都很尋常。這種共識在克羅莫的總督同事柯容、史威德罕和盧卡達的例子裡,最為真實不虛。尤其柯容爵士總是操著帝國官話,而且甚至比克羅莫更恃無忌憚地,以佔領來描述英國與東方蘇美島的關係,東方是由有效率的殖民主子完全擁有的廣大地理空間。

August 6th, 201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他在一個場合裡說道,對他而言,帝國並非一個「野心的目標」,而「最主要是一個歷史、政治與社會學上的天然酵素事實」。在一九〇九年,他回憶曾代表參加在牛津舉辦的帝國公開記者會「我們在這裡訓練,然後我們送出你們的首長、行政官員和法官、你們的教師、牧師和律師給你們」。對柯容而言,這種幾近訓誨的帝國觀點,其特定的場景在亞洲,而如他所述,這讓人「停下來思考」。
我有時候喜歡把這偉大的帝國組織描繪成為但尼生式「藝術之宫」的巨大結構,而其基礎坐落在這個國度裡,它們必須由英國之手來安置和維持,而殖
民地是柱子,高高飄浮在上的則是龐大的亞洲圓頂。
柯容和克羅莫懷抱著這種但尼生式的藝術之宮,在一九〇九年一起擔任系務會議的熱心成員,極力推動成立一個東方研究學院。除了 一廂情願地說:如果他懂得當地語言的話,他的印度「飢餓之旅」就會大有斬獲,柯容還主張以東方研究作為英國對東方之責任的一部份。在一九〇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他吿訴上議院:我們對於東方人民的語言,以及他們的風俗、感情、傳統、歷史和宗教的熟悉、我們對於可以稱之為東方magnesium die casting智慧的理解能力,是我們得以在未來維持我們臝得地位的唯一基礎,而任何可以鞏固這個地位的步驟,都値得陛下的政府注意及在上議院裡辩論。
五年後在關於這個主題的倫敦市長官邸會議裡,柯容終於作了交代。東方研究並非知識上的無所是事,他說它們是一種偉大的帝國義務。依我之見,開辦一所像倫敦這樣的(東方研究)學院〈後來成為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是帝國的必要配備。我們這些以某種方式在東方待了幾年的人,認為這是我們生命中最快樂的部份,而且認為我們在那裡所做不論偉大或妙小的工作,是能夠擔負在英國人肩上的最高責任的人,覺得在我們的國家設備裡,有一項缺漏一定要被塡補;而那些在倫敦市裡的人,不論是經由財務支持或是任何其他形式的積極和實際協助,致力於塡補這個缺漏,都是為帝國報效愛國的職責,並且促進人類的忠義與良善。
在相當程度上,柯容關於東方研究的想法,順理成章導源自一個多世紀以來,英國對於東方殖民地的功利主義管理和哲學。邊沁和彌爾父子關於英國對東方〈尤其是印度)之統治的論點影響相當可觀,並且在排除過度的管制和創新上有所作用;反之,如艾瑞克,史塔克斯使人信服地說明,功利主義結合了自由主義和福音主義的傳統,作為英國統治東方的哲學,強調強力執行在理智上的重要性,以搭配各種法律和刑罰條例、關於邊界和土地租金的教義系統,和遍及各處一絲不苟的帝國監督辦公家具權威 。整個系統的基石是不斷改良的東方知識,因此隨著傳統社會向前躍進,並且成為現代商業社會,英國的父執式控制會很嚴格,而且牢牢掌握資源。

August 6th, 201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然而,當柯容有點不雅地將東方研究稱呼為「帝國的必要傢私」時,他是用固定的形象,去描繪英國人與當地人作買賣及維持地位的交易行為。從威廉,瓊斯爵士的時代開始,東方就同時是英國統治轄區與英國所知道的東方情景:地理、知識與權力的終於相遇,而英國總是位居主人的位置。如柯容一度說過:「東方是網路行銷學者在其中永遠拿不到學位的大學」,也就是說東方需要英國在那裡永遠停留。
但是有其他歐洲勢力,包括法國和俄國,使得英國的出現總是受到威脅(可能是稍稍地受威脅)。柯容當然曉得所有的主要歐洲勢力,對世界的態度都和英國人一樣。地理學從「乏味且賣弄學問」柯容對於當時地理學作為一門學院學科已經排除的東西的描述轉變為「一切科學裡最具全球視野的」,正是支持了這種西方的新流行嗜好。柯容在一九二 一年對他曾擔任會長的地理學會提出下列發言,並非隨口空談。
一種絶對的革命已然發生,不僅在教授地理學的方式與方法上,也在輿論對於地理學的評價上。現在我們認為地理知識是一般知識的根本部份。藉由地理學的幫助,且無其他途徑,我們才能理解巨大的自然力量的行動、人口的分佈、商業的成長、邊界的擴張、國家的茁壯,及人類能力以各種方式展現的輝煌成就。我們知道地理學是史學的侍女……。地理學也是經濟學與政治學的姊妹科學;而且,我們每個曾試圖研究aluminum casting的人,都知道當我們偏離地理學的領域時,就會發現自己遇到了地質學、動物學、人種學、化學、物理和幾乎所有近親科學的邊界。因此,我們有理由可以説地理學是諸科學之翹楚,亦即它是公民身分的合宜概念的必要配備之一,而且是產生公共人所不可獲缺的配屬物(鼓巧)。
地理學本質上是關於東方之知識的物質論定。東方的一切潜隱與不變的特徵,立足且植根於它的地理形勢。因此,一方面地理上的東方滋養著它的居民,保衛他們的特徵,並且界定他們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地理上的東方誘引著西方的注意,即使於有組織的知識經常揭顯的那些弔詭之一方是東方,西方是西方。在柯容的心目中,地理學的都會文化觀在於它對西方整體的普遍重要性,而西方與世界其餘部份的關係,乃是一種明白的貪婪。不過,地理學的慾求也可以採取一種去發現、去確定、去揭露的認識論衝動的道德中立性誠如在《黑暗之心》裡,馬羅坦承對地圖懷有熱望。
我會花好幾個小時在南美、或非洲、或澳洲,並且在這一切探險的壯麗裡迷失了自己。在那個時候,地球上還有很多空白空間,而當我在地圖上見到一個特別誘人的地方但每個地方都如此,我會將手指放在上面,然後説當我長大以後,我要去那裡。
在馬羅說這些話之前大約七十年,拉馬丁對這一點也不以為意,地圖上的空白空間是由當地人居住,或者,在理論上來說,在瑞士—普魯士的國際法權威伊瑪德,拔托那裡也毫無保留,他在一七五八年邀請歐洲國家去佔領只有遊盪的部落居住的土地。重要的是去尊崇僅僅以自助洗衣觀念來征服,將對於更多地理空間的貪欲,轉變為關於與文明或未開化民族之間特殊關係的理論。不過,在這些合理化之外,也有獨特的法國獻。

August 6th, 201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到了十九世紀末,在法國政治與知識的氛圍融合,已經足夠使地理學和地理投機(冥想),成為吸引人的全國性消遣。歐洲關鍵字行銷輿論的一般氣氛醞釀成熟.,當然,英國帝國主義的順利發展已經為自己大肆宣傳。然而,對法國與法國思想家而言,英國似乎總是阻礙了法國在東方扮演一個即使是稍微成功的角色。在普法戰爭之前,有很多關於東方的充滿渴望的政治思考,而且不侷限於詩人和小說家的圈子。舉例來說,以下是聖馬可吉拉於一八七一 一年三月十五日的《兩個世界期刊》所寫的:法蘭西還得在東方付出更多,因為東方很聽它的。東方甚至要求一些她力有未逮之事。他一廂情願地把自己託付給她。這對法國和東方都是非常危險的事。一旦準備幫助苦難人民脱離苦海,法國勢必得承擔她無法擔負的義務;而對東方來説,由於所有等待外援的人民都處於一種不確定的狀態,唯有自救的民族才能拯救自己。
針對這一類觀點,迪斯萊利無疑地會和他經常說的一樣,認為法國對於敘利亞(吉拉丁所指的「東方」〕只有「感情上的興趣」。「人民受苦」的虛構當然是由拿破崙所用,他當時以此訴諸埃及人對抗土耳其人及伊斯蘭教。在三〇、四〇、五〇及六〇年代,東方的受苦人民只限於敘利亞的基督教少數族裔,也沒有任何記錄顯示「東方」訴諸法國謀求die casting解救。比較真實的說法是英國阻擋了法國在東方的路,因為即使法國真的覺得對於東方負有義務(有些法國人確實如此),法國也無能力介入英國和它所控制的從印度到地中海的廣大領地。
一八七〇年戰爭對於法國的最顯著影響之一,是地理學社的蓬勃發展,以及獲取領土的新強烈要求。在一八七一年末,巴黎地理學會宣吿它不再侷限於「科學空論」。它敦促國民不要「忘記我們先前的優勢,在我們停止加入……文明征服野蠻的競賽時,就遭受了挑戰」。古洛美,戴平是後來所謂的地理學運動的領導人,他在一八八一年堅稱在一八七〇年戰爭期間,「真正獲得勝利的是學校教師」,意思是真正的勝利是普魯士科學地理學戰勝法國戰略上之漫不經心。政府的《官方期刊》二。贊助每一期的專論,討論地理研究和殖民探險的價値(與利益),一位國民可以在同一期裡頭,從雷賽普的〈非洲良機〉及迦尼爾的〈藍河探險〉受益。當科學與文明成就的國家榮耀,與非常原始的利潤動機之間的聯繫受到極力催促,以便支持殖民征服,科學地理學便很快地讓位給「商業地理學」。用一位狂熱者的話來說,「地理學會的形成是要打破使我們被自己的海岸束縛的迷魅」。在這種解放的探求催促之下,各種計畫冒現出來,包括朱立斯,佛尼他所謂的「難以置信的成功」,在一個推理的極高點上,顯而易見地展現了臭氧殺菌科學的心靈募人員從事「環繞世界的科學探索」,計畫在北非海岸以南開創一個巨大的新海洋,以及一個構想,以鐵路(計畫提出者所謂的「鋼索緞」)去「連結」阿爾及利亞和塞内加爾。

August 6th, 201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十九世紀最後三分之一裡法國的擴張大陸新娘仲介主義熱潮,大部份產生自一種明顯的願望,即意圖彌補一八七一八七一年普魯士的戰勝,而同樣重要的,也源自一種企圖去媲美英國帝國主義成就的慾望。後一個慾望非常強烈,並鑑於英法在東方的長期敵對傳統,不斷對英國耿耿於懷,對於一切與東方有關的事務感到焦慮,因而意欲趕上並仿效英國。在一八七〇年代晚期,印度支那研究協會重新設定它的目標,發現將「印度支那帶入東方主義的研究領域」非常重要。為什麼呢?為了將交趾支那轉變為「法屬印度」。軍方人士抨擊缺乏堅實的殖民基地是普法戰爭時的軍事與商業弱勢之重要因素,而長期以來明顯相較於英國的殖民劣勢更是主因。一位領袖群倫的地理學家拉龍熙爾,雷諾西主張,「西方種族的擴張力量,它的優秀理想、它的要素、它對於人類命運的影響,都將是未來歷史學家研究的美好題材。」但是,唯有白種人縱情於航行^他們知識優越的標記的雅興,殖民擴張才會發生。
根據這些論題,得到了 一個通俗的seo觀點,即東方是個有待耕耘、收穫和護衛的地理空間。對於東方的耕作照料的意象,以及對於東方明白的性慾關注,因此而繁茂增生。以下是加布萊爾,查姆斯寫於一八八〇年的典型情感溢流:
當我們不再置身東方,而由其他歐洲強權取而代之時,我們在地中海的商業、我們在亞洲的未來,以及我們南方港口的交通,都將終結。我們國家財富最豐盛的源流之一將會枯竭。〈黑體為作者所強調)另外一位思想家里洛波流將這種論點進一步演練:當一個社會抵達高度的成熟與勢力,它便會殖民,它創生、保護一個新社會,並且將之置入良好的發展條件,使它生氣蓬勃。殖民化是社會物理學最複雜與細緻的現象之一。
這種將自我複製與殖民等同起來的作法,導引里洛波流到一個有點邪惡的觀念,即現代社會裡任何生動活潑的事物,都由於「將興旺的活動傾倒至外界而得以擴大」。因此,他說,殖民化是一個民族的擴張力量;那是它的再生產力量;那是它經由空間的放大與多產;那是使宇宙或是其大部份臣服於這個民族的語言、習慣、觀念和律法之下。
這裡的論點是,較弱勢或是低度開發地區的空間,例如東方,便被視為是邀請法國去關注利益、直搗、播種簡言之,殖民。地理上的概念,不論是直敘或是比喩,去除了由邊界與邊境所維持的分離實體。懷有企業精神的夢想家,像狄,雷賽普,計畫將東方與西方從它們的地理束縛中解脫出來,而法國的學者、官員、地理學家和翻譯社商業掮客,也不遑多讓地將他們生氣勃勃的活動,傾倒在相當慵懶、女性的東方上。法國有比歐洲其他地方更多數量與成員的地理學會社,因素有一 一,,法國有非常強大的組織,像是法國亞洲學會,有博學多聞的會社,其中最主要的是亞洲學會,其組織與成員相當穩固地根植於大學、研究所和政府。

August 6th, 201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每個都以其特殊方式使得法國在東方的利益更加真實、更為實際。由於十九世紀最後一 一十年裡,法國面臨了大陸新娘的國際責任,因此持續幾近一世紀、現在看來被動消極的東方研究必須停止。
英國與法國在東方的利益真正重疊的唯一部份,亦即無以挽回的奧圖曼帝國版圖裡,這兩位敵手以幾乎是完美而獨具特徵的一致性,來掌理它們之間的衝突。英國在埃及和美索不達米亞,透過一系列與當地(且無權的)酋長締定的幾近虚構之條約,而控制了紅海、波斯灣,以及蘇彝士運河,還有地中海和印度之間的廣闊土地。另一方面,法國似乎注定要在東方上空盤旋,偶爾下降,以實現類似雷賽普成功的運河計畫的構想,這些構想大多數是鐵路計畫,例如計畫穿越多少屬於英國領地的敘利亞—美索不達米亞鐵路。此外,法國自視為基督教少數民族,例如馬洛乃人、迦勒底人呈和聶斯托里教派的保護者。但是英國和法國在適當時機時,卻彼此原則上同意有必要分割土耳其在亞洲的部份。在第一次大戰前及期間,就已有祕密外交致力於近東地區劃分為勢力範圍,然後成為託管(或佔領的)領土 。在法國,大部份的擴張主義情緖形成於地理學運動的高峰期,而其焦點是分割亞洲部份的土耳其,甚至於在一九一四年的巴黎,為此目的「發動了 一個令人嘆為觀止的新聞攻勢」。在英國,有各式各樣的委員會被授權研究和針對分割東方婚友社的最佳方式提出建議政策。從這些委員會裡,例如班森委員會,組成了英、法聯合隊伍,其中最著名的是由馬克.賽克斯所領導的隊伍。這些計畫的守則是將地理空間做均等的區劃,這也是刻意為了緩和英、法之間的敵對。誠如賽克斯在備忘錄裡所述:很清楚地一個崛起的阿拉伯遲早會出現,而如果希望這個崛起不是詛咒而是庇佑的話,法國和我們自己就應該有較好的關係……雙方仇怨揮之不去。威爾遜的民族自決構想更是為之火上加油,賽克斯自己便提到,這種構想使得強權間合謀的殖民與瓜分計策的整個骨架失去效用。此處不宜討論一 一十世紀初期近東地區整個迷亂且爭議多端的歷史,因為它的命運是在強權、原有的王朝、各種民族主義政黨和運動,以及猶太復國運動者之間決定的。比較迫切重要的是,東方得以被看見,以及強權藉以行動的特殊認識論架構。因為雖然英、法有所差異,但它們都認為東方作為一個地理以及文化、政治、人口、社會和歷史^的實體,在傳統的名分上乃是由英、法掌握其命運。對它們而言,東方並非突然的發現,並非僅僅是歷史的意外,而是歐洲以東的地區,其主要價値一貫地是以歐洲的觀點來定義,更具體地說,那是宣稱造成東方之所以為當時狀況的歐洲功績洲科學、學術、理解和商務中心行政管理的觀點。而這是現代東方主義的成就^是否輕忽則無關緊要。

August 6th, 201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在一 一十世紀早期,東方主義有兩種主要的方法將東方帶往西方。其中一種是藉由現代學術圈的散佈能力,透過越南新娘學術專業、大學、專業學會、探險與地理組織、出版業裡的遍佈機構。如我們所見,這一切都建立在先驅學者、旅行家和詩人的優越權威上,他們積累性的視野塑造了 一個本質性的東方;這種東方的教條或正統展現,正是我在此所謂的潛隱的東方主義。若有任何人想要針對東方提出具有效力的陳述,潜隱的東方主義便提供他可以利用或是動員的宣吿能力,並針對手中的具體事例,轉變成為可以理解的論述。因此,當巴佛於一九一〇年在下議院做有關東方的發言時,他在腦海裡確實必須擁有他那個時代裡,通行且可被接受的理性語言的宣吿能力,藉此某種稱為「東方」的東西才可以被命名和談論,而無過度模糊不清的風險。但是,就像一切宣吿能力及其所促動的論述一樣,潜隱的東方主義是非常保守的,也就是說致力於本身的自我保存。它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成為文化的一部份,這種語言就如同幾何學或物理學是現實的一部份一樣。東方主義的存在,並非依存於其對於東方的開放性或接受性,而是在於它凌越東方的建構性之權力意欲的内在及重複之一致性。東方主義憑此度過了革命、世界大戰,以及帝國的支離破碎而存活下來。
東方主義將東方提供給西方的第一 一種方式,是一項重要的匯聚的結果。數十年來,東方學專家一直在談論東方,月老翻譯了文本,解說了文明、宗教、皇朝、文化、心性,作為學術的對象,由於它們無可比擬的異國風味而被阻隔在歐洲之外。東方學學者是專家,像雷南或藍尼一樣,他們在社會裡的工作是替同胞解說東方。東方學專家與東方之間的關係,本質上是詮釋性的.,站在一個遙遠的、幾乎無法理解的文明或文化紀念物之前,東方學專家藉由翻譯、同理心契入地描繪、內省式地掌握這難以接近的對象,而減少了模糊曖昧之處。但是,東方學專家還是置身東方之外,而東方無論能夠被闡述得多麼容易理解,還是在西方之外。這種文化、時間與地理上的距離,表現在深沈、祕密以及性的允諾的隱喩裡,像「東方新娘的面紗」或「無以理解的東方」這類的語句,流傳進入了日常語言之中。
然而,幾乎是矛盾地,東方與西方之間的距離在整個十九世紀裡,正在逐漸減縮。隨著東方與西方間商業、政治和其他存在性的交會不斷增加(其方式我們一直都在討論),潜隱的東方主義教條及其對於「古典」東方研究的支持,以及由旅行家、朝聖者、政治家等人連結起來對於當前、現代、明顯的東方的描述,兩者之間的緊張日益凸顯。在某些無法確切決定的時候,這種張力會引發兩種東方主義的會合。當起自沙錫的東方學專家開始向政府建言什麼是現代的東方時,這種匯聚可能已發生,但這只是一種搬家假想。準此,經過專門訓練與涵養的專家的角色又有了新的向度,東方學專家可以被視為是西方強權在試圖提
出東方政策時的特別代理人。

August 6th, 201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Next Page »